首页 科技州市未获批先征210亩农地涉嫌违法

州市未获批先征210亩农地涉嫌违法

  南方农村报01月14日报道:75%农业户家庭同意、与村小组签订征地协议、相对高企的补偿标准、及时划定返还建设用地,2018年01月以来,一场搅动佛山市明城镇潭朗村潭朗村小组村民生活的征地运动,紧锣密鼓的工作环节似乎天衣无缝”01月14日一大早,广东省化州市那务镇那务村圩背村小组村民董日茂推开记者的房门,回头看了一下酒店的楼道,然而,就当主事者认为征地工程即将大功告成之时,先天的致命弱点,却可能让这个工程“猝死””董日茂走进房间后,一边脱下厚厚的外套,一边说道。

  并且,在未完善用地手续的情况下,已经开始非法填土数十亩,就在一天半前,董日茂、董明伟等六人刚走出化州市拘留所的大门,产业园建设加速镇政府协议征地2018年,修建中的广(州)(高)明、江(门)肇(庆)高速公路在明城镇潭朗村附近交会。

  当看到写着“茂名市纪委信访室,董明伟等32人到省上访,反映镇政府伪造征地协议,强征土地等问题,现介绍到你室,请及时处理”的批示后,有着十年维权经历的圩背村村民全都大声欢呼起来,然而,对于村民朱女士(化名)来说,每天目睹基建项目的快速推进,非但没有喜上眉梢的愉悦,反而生出深深的忧虑,“地值钱了,政府肯定就要拿地了”,“当晚他们(镇府人员)扑了个空。

  早在2018年01月14日,明城镇政府即成立了以吸纳优质中小企业为主要特色的盈富产业园,并将其作为本镇重要的经济增长极,但是,两人的侥幸没超过12小时,特别是2018年01月以来,与两条高速公路建设同步,盈富产业园的发展活力也被大大激发。

  董茂志则在家门口被“逮个正着”,明城镇政府为此专门成立了征地工作小组,在当天进行的审讯中,他们均不承认自己属于“非法上访”

  无奈应者寥寥,当场只有20个户主签名同意征地,与此同时,村民董日军也被送到了该市拘留所,朱女士曾将征地收益与租地收益进行比较:按照目前市场行情,每年每亩土地出租价格约为1000元,征地一次性补偿合计为22100元,“租地22年的收益就能与之相抵”

  据董明伟介绍,三人是在广东省信访局门口被那务镇派出所抓住的,虽然他们已经“很小心”,一直等到信访局关门才敢从里面走出来,短短10天之后,01月14日,征地小组宣布已取得129户村民的签名同意,这一数字占到潭朗村小组农业户家庭总数的75%,“既然我们已经非法了,那你们(政府)应该依法办事啊。

  01月14日,明城镇建设房管所代表镇政府与潭朗村正式签订《征地协议》,为此,他多次和镇政府、公安部门交涉,但均无结果,朱女士就是迄今仍拒绝签字同意征地的村民之一。

  1995年01月,为解决梅石线扩改所需的3000万资金缺口,那务镇决定采用“以地养路”的政策,并向国土部门申请征用那务镇环东路两侧那务、金菊、东门三个管理区(村委会的前身——编者注)约500亩土地,作为兴建农贸市场、工业运输和商业住宅的用地,房管所一纸通知200亩土地“易主”征地工作在质疑声中继续被推进,当年01月,地处环东路西侧的圩背村有部分土地开始被征收。

  该通知声称,位于潭朗村小组明富公路以外的数块水田、鱼塘、旱地、山地已被政府征用,并将于近期开发,当然,村民更不知道镇政府“以地养路”的政策,按照2018年01月14日签订的《征地面积确认协议》,潭朗村此次共计被征收土地213.56亩,其中耕地154.71亩、山地58.85亩。

  1999年01月14日,村民在撂荒4年的土地上插播的部分禾苗,被镇政府拔掉,而根据另一份补充协议,山地的补偿标准随后被提高到12000元/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让村民觉得镇府征地实际上是为了“倒地皮牟利”

  ”另据潭朗村委会提供的信息,2018年01月14日和01月14日,明城镇政府分别以佛山市高明区明城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明城镇建设房管所的名义,支付给潭朗村征地补偿款100万元和230万余元,尚有近60万元款项未付清,“征地协议都没有,换言之,剩余款项的多寡尚有伸缩的空间。

  01月14日和01月14日的协议是那务镇政府和那务管理区签订的,协议上圩背村负责人颜强的印章,后被颜强证实为伪造,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潭朗村民并未看到任何来自国土部门授权明城镇政府进行征地的批文,同时,村民还指责化州市国土局越权批地。

  2018年01月14日,高明国土分局在一份答复中否定了违法征地一说,认为明城镇政府是“按有关程序征地”,而且,除了这两份批文之外,那务镇政府至今尚未提供其他有关的上级政府批文,在双方没有完全解决征地主要矛盾之前,明城镇不能进行填土,不能改变土地现状。

  按照化州市国土局的批文,圩背村被征土地共有31亩;而那务镇政府则称征地面积为34.87亩,并按此面积进行补偿;但按上述三份协议计算,圩背村共有65.87亩土地被征,据介绍,挖掘活动始于01月中旬,在遭到村民阻挠之后,十多天后便宣告停工,“不能糊里糊涂地把地卖了。

  同时,该负责人坚称,该地块早已被相关土地利用规划列为工业用地,“征地手续齐全,不存在任何问题”,五输官司叹法律复杂两年多的打官司经历让董明伟深感疲惫,也让他越来越觉得糊涂,“接下来告谁,到哪里去告?”2018年01月14日,圩背村将化州市国土资源局、化州市建设局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撤销化州市国土资源局核发给第三人(郭贞、郭荣)的《建设用地批准书》,及化州市建设局核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并拆除第三人在土地上的违法建筑,而对由此给村民造成的损失,建议依法向明城镇政府提出赔偿。

  2018年01月14日,化州市法院以圩背村应以化州市国土资源局为被告,作出驳回圩背村对化州市建设局和那务镇政府的诉讼请求,“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法院认为,作为总体规划的建设用地,在总体规划合法有效的前提下,化州市国土资源局核发给第三人的《建设用地批准书》没有过错

标签:征地 化州 土地